能源局推动中国统一的第三代核电技术路线

时间:2019-03-25 04:41:04 来源:酒泉农业网 作者:匿名
  

“中广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拟联合成立一家设计公司,合并其第三代核电模型”

中国推动核电技术路线统一的努力正在取得进展。

中国权威专业权力论坛近日报道,国家能源局要求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和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使用第三代核电技术ACPR1000(以下简称A,以下简称A)和ACP1000。合并到同一个模型中。具体计划是:中广核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将共同设立一家设计公司,每家公司持有50%的股份。

5月23日,在上海举行的第十届中国国际核电工业展览会上,当“早报”记者向广东核电集团总工程师赵华询问此事时,他说,“在合并模型上,双方都有这种意愿。有诚意。但是,关于新公司50%的股权方案,赵华表示谈判仍在进行中,不能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中国一直在努力实现核电技术路线的统一。如果达成上述合并,无疑将成为中国核电行业的里程碑。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曾表示,中国的核电之前是“万国品牌”,并引进了几种类型的桩。每个发电站都不同。这肯定不起作用,有必要统一技术。

统一技术的第一个好处是制造工厂可以按照统一的技术要求来做,这可以大大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此外,统一技术和共同努力也将有助于中国企业在国际核电竞争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

目前,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核电技术,除了中广核的A,中国核电的ACP1000,以及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CAP1400。中国核能工业协会会长张华珠表示,A和ACP1000在研发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CAP1400已完成初步设计,工程验证试验和关键设备开发也取得初步成效。据国家核技术内部人士透露,第一台CAP1400机组计划于明年4月启动。

“中国广东核电与中国核电有12轮谈判”

数据可以发现A和ACP1000有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采用单层布置,双层安全壳结构,设计寿命为60年,加油周期为18个月,并在安全系统上采用“主动被动”设计。 。 “A是第二代的良好继承,加上从大亚湾到临高到阳江等的改善发展轨道。设计理念和工业体系都非常好,吸收了福岛核事故的经验。反馈。“赵华说。这两种模型现在都在成熟。在昨天举行的2013年中国核能工业协会年会上,中国核能工业协会会长张华珠表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A和ACP1000在研发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 2012年11月,该协会组织了专家A.审查了技术方案;今年4月,该协会还组织专家审查了ACP1000的初步设计。“

关于A和ACP1000的异同,赵华举了一个例子。 “这两款车型实际上是相同的。例如,它就像奥迪A6轿车的不同车型,共享一个平台,但它略有不同,例如豪华版或舒适版。”

赵华介绍说,在中国,三代压水堆核电技术路线分为两个:一个是“非主动”路线,代表反应堆是美国西屋公司引进的AP1000;另一种是第二代加路线,M310改装型是基本的,即从大亚湾到临高到阳江的积累,再加上泰山的EPR,再加上被动技术的“主动被动”系统。 “主动被动”的典型代表是中国广东核电的ACC和核电的ACP1000。两者之间没有技术路线差异。 (编者注:所谓的被动,是指在紧急情况下需要外部应急电源,但依靠自然力,如重力,势能,自然循环和蒸发,驱动冷却水冷却反应堆和安全壳带走了热量。)

赵华表示,就具体差异而言,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ACP1000是一个更厚的反应堆,从157个核心到177个核心。 CMC的A是反应堆堆芯从12英尺增长到14英尺。

“国家有关部门也有远见。我希望这两条路线能够统一起来。总的来说,反应堆应该做得差不多,设备应该是相似的。”赵华透露,“但是下一层的技术可能会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两个人目前正在谈论如何在保留差异和整合更多的同时寻求共识。”

据赵华介绍,中广核拥有更多的系统和布局经验。 “中国广东核电有限公司目前在建的单位数量最多,单位数量最多,包括第二代加,AP1000,EPR等。目前的安全运营记录也是最好的。世界,将更多地考虑CGN未来的经验。“据知情人士透露,自2011年初以来,中国广东核电与中核已合并上述两种型号,并已进行了12轮谈判。近日,双方将在深圳进行进一步的技术谈判。 “前12轮主要探讨了合作的可能性和进入的方向,包括未来使用的模式。双重反先触摸,尝试水深。“

针对海外市场

中远集团非常希望A,并希望上述模式能够在海外取得巨大成就。 “将技术出口到土耳其,我们很久以前就谈过了。现在我们已经与土耳其进行了第四轮谈判。“

“走出去是我们的目标。提升核心竞争力是我们的根本。国内市场也是我们考虑的方向之一。”赵华补充说:“我们不仅仅考虑国际市场,国内市场,我们也必须考虑它。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它都更经济,更安全,工程更可行。”

根据中广核提供的数据,A的投资成本约为2,300美元/千瓦。这个价格仅比第二代产品高出10%到20%。

然而,这项海上计划目前正面临日本的强大挑战。英国《金融时报》5月3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预计将与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签署核电站建设协议,该协议将于两年前成为福岛核问题。自事故发生以来日本海外建造的第一座核电站。

该报道引述一位日本官员的话说,虽然土耳其决定给这个价值200亿美元的项目提供日本主导财团的独家谈判权,但在财务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法国也将在该协议中发挥关键作用,预计将达成协议。

“虽然我们目前处于劣势,但没有变化。”赵华说:“土耳其与日本的谈判尚未完全解决。日本和法国队只在谈判中优先考虑。如果日本和法国如果你未能与土耳其谈判,那么土耳其仍然需要谈判在日本和法国团队到来之前,我们就土耳其项目进行了有机谈话,因为有权优先谈判的韩国无法谈论它。“关于核电如何出海,赵华得出结论:“我们的考虑是:造船到海上,出海,或借船出海?用我们自己的技术造船出海,这是我们的长期发展目标;借船去海上是别人的主,我们参与其中,例如,我们负责核电站的建设和管理。我们的工程公司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我们是世界上建设最多的核电项目。承接工程管理,工程合同,相当于我们的工作第三条道路是打船到海。当中国广东核电有限公司没有发展我没有自己的类型,我们一直在学习法语。现在学生必须和老师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我们现在和法国电力集团(EDF)在一起,而阿海珐已经在谈论新型合作。法国总统最后一次来到这里,我们与三方签署了合作协议。“

赵华说,出海的关键是科研能力。目前,中广核每年投入超过10亿元用于研发,占营业总收入的5%左右。 “我们的目标是达到6%。”